98300

查看: 52|回复: 0

逝去的红玫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6 天前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438

    主题

    438

    帖子

    184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47
    QQ
    发表于 2019-7-1 20:5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月中的圣地亚哥,尽管太阳高照,由于这两天下过雨加上有风,还是有点凉意。迪克穿了件黑色风衣,上午九点来到格林伍德纪念公园,找到“爱妻金露露  1955年5月5日-2010年3月10日“” 墓碑, 将一大捧红色玫瑰花放在墓碑正中. 碑前还有一包杂色的花,那是一星期前三月十号亡妻纪念日,迪克和任太太马丽放的。碑的上方有露露的半身照,奶黄色的圆领衫,脖颈上是一抹红纱巾,满脸绽开的笑意看上去神采奕奕。
    迪克轻轻抚摸着露露的照片说:“我又来看你了.上星期因为有马丽在旁,我没能和你聊心理话.今天她上课,我可以多陪陪你, 我带来你最喜欢的红玫瑰.” 突然的他泪如雨下,人匍匐向前卧下去, 脸贴到墓碑冰冷的石上打了个激灵,好像四年前在医院握着露露冰冷的手的那种感觉.


    那个凌晨,他在睡梦中被电话铃惊醒,听筒里传来警察的声音说他太太露露车祸受伤在医院急救,迪克下意识地摸一下身旁,是空空的,他惊慌起来,胡乱穿上衣服赶到医院的急诊室,在前台见到一个警察,自报了姓名,警察领他到医生面前被告知:“对不起先生,我们尽全力了,你太太伤势太重,十分钟前停止了呼吸.” 迪克腿一软身子向地面滑去.


    在太平间的正中摆着一张床,上面是一具包着白布的尸体.工作人员掀起单子亮出露露双眼紧闭惨白的脸. 迪克嘶叫一声: “啊” 便扑到尸体上痛哭, 边哭边紧抓着露露冰冷的手说: “对不起呀,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你怎么忍心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了?没有你我怎么活下去呀……”.


    出生在爱荷华州苏城的迪克四岁起热爱上读书,在幼儿园,别的孩子在游乐场欢声笑语,他则趁老师不注意就溜回图书室翻出书 眼睛几乎贴到图片上来回看. 有一天妈妈被老师请到学校, 老师说:“迪克是个特别可爱的孩子,我们都很喜欢他,只是我担心他的眼睛有问题,他读书时几乎贴在书上,在外面玩常被东西绊倒,似乎是没看见.”


    妈妈感谢了老师,带迪克去看眼科医生,结论是迪克有先天性高度散光近视加斜视,医生要求现在立即佩戴高度近视和斜视的矫正眼镜. 第一次戴上眼镜的迪克惊喜地发现小人书上的画清晰,颜色鲜艳,室外的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明亮清楚.迪克搂着妈妈的脖子大声喊着:“妈妈,好像是两个世界呀,好不一样呦.”


    苏城是在爱荷华州西部,牲畜饲养场和瓷砖生产历史非常悠久的城市.


    迪克的爸爸在牲畜加工厂做工,妈妈在瓷砖厂做工. 他们是苏城高中的同学和爱人,迪克是他们二十岁的爱情结晶。爸爸的工作需要搬运宰杀后血淋淋牛的肢体,一天工作下来不仅拖着疲倦的身子到家,而且还带回一股血腥味。


    喝酒成为爸爸的休息项目之一, 喝多时说话声调也升高. 妈妈下班接了迪克回家就忙着烧饭收拾家,和爸爸的对话是从家里不同的位置呼来喝去的。


    迪克找个相对安静的角落看书, 噪音太高时,他就使劲捂住耳朵闭眼祈祷。迪克长大后说话总是轻声细语.


    迪克五岁时,家里的噪音加上了爸爸摔碎酒瓶和怒吼声,妈妈尖利的回骂和哭声,迪克绝望地躲到衣柜里关上门抱住头,希望这种残酷的战争能够结束。

    迪克六岁时,爸妈的战争以离婚的方式结束了.虽然爸妈都拉着他的手保证他们会像从前一样地爱他,但当爸爸提着箱子头也没回一下地离开家时,迪克知道他和爸爸的世界已经一分为二了.


    很快,爸妈都分别结婚了,迪克一直和妈妈住在一起, 新爸爸挺和气,但迪克和他总觉得隔着一层.到了他们的孩子出生后,敏感的迪克更感觉孤独, 他觉得他和妈妈的世界已经从一个变成两个了.


    一年暑假迪克决定去看爸爸,到了他的新家发现他有了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继母是个小学老师,孩子们每天上饭桌前要给她检查手有没有洗干净;早晚洗漱时她要检查牙刷上的牙膏的位置.迪克一次没放牙膏,继母对他教育了四十分钟,拿出细菌引起生病的带图片的书给他讲解完毕,还要测验.迪克没按计划住满整个暑期就逃离了爸爸家, 从此再没有见过爸爸.


    迪克自小就喜欢画画,大学时选择芝加哥的艺术学院 主修工业和室内设计. 三年级时他喜欢上一个叫丽萨的舞蹈系女孩,她是纽约小意大利城长大的,高挺的鼻梁,长睫毛下明亮的眼睛和一头月光长泄的黑发 , 迪克在校园咖啡店碰到她,她对他微微一笑就把他的心给揪走了.他满脸通红地走上前对她说:“我可不可以买杯咖啡给你?”她笑着举起手里的咖啡。他尴尬地愣在那里。她说:“那你请我吃晚饭好吗?” “太好了.” 他感激她帮他下了台阶.


    晚上在指定的西餐店身着西装领带的迪克迎来了一身水红长裙的丽萨,落座后丽萨熟练地给自己点了红酒,莎拉和牛排。迪克扫了一眼价格,胃里一阵痉挛,他从来生活节俭,每天自己做三明治,到快餐店吃一顿就算奢适了.估算一下丽萨点餐的费用可能是他一个月的预算,心里暗暗叫苦,但是为了将晚餐圆满进行到底,他点了份莎拉,说自己有维生素缺乏症,医生要求他晚餐只吃莎拉,丽萨嫣然一笑说:“你随意.”

    餐后迪克送丽萨回到她的住处外,傻呆地站在月光下不知如何分手。丽萨双手搭到他的肩上轻声地问:“我们下礼拜的同一天再一起吃晚饭?”迪克想都没想地就答应了,丽萨在他嘴唇上一吻,转身飘去.


    约会到第三次,迪克送丽萨到门口时,丽萨邀请他上楼到她的房间,两人坐在沙发上抱在一起,丽萨兴奋的把舌尖往迪克嘴里送,迪克心里有些慌但还是努力配合着.丽萨突然跳起来把衣服脱个精光,拉起迪克说: “脱衣服,我们到床上去.” 迪克被丽萨凸凹有形的身材深深地震撼,同时眼见自己的衣服被丽萨扒光,害羞得想找地缝钻进去.丽萨看到他软怕怕的东西开始大笑,说: “你是处男?没事,我来帮助你.”迪克坚决地捂住阵地说:“千万别,我要回去了.”


    两人搏斗了几分钟,丽萨说:“好了,不折腾你了,说不定你是个 ‘同志’,或者是你吃莎拉太多啦.”便放了手,迪克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仓促狼狈地逃出丽萨的家, 狂奔回到自己的宿舍把的头埋到被子下悲愤地哭泣起来,对迪克来说,男人的世界已经让他应付得辛苦万分,女人的世界更让他摸不着头脑,第一次的深入接触就栽这样的大跟头,想死的愿望都有了.


    这以后迪克很多年都回避女性,他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自己热爱的设计专业上。


    大学毕业前他去芝加哥一个市场营销顾问公司做实习生, 参加的设计项目包括:大型活动舞台背景设计; 房地产建筑商室内装潢设计;运动产品公司对头盔和风镜的设计. 大学毕业前,南加州圣地亚哥一家光学设计公司邀请他作为该公司最年轻的设计师加入.


    迪克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租了个一居室的公寓,每天走路半个小时上班,汽车是周末到远的地方才开。


    公司附近有家 “红玉中餐小馆”是迪克最长光顾的打发午餐和晚餐的地方, 这里的特价午餐包括一小碗汤,一个鸡肉蛋卷,一份菜加饭或面条总共七美元.由于迪克一星期至少光顾四,五次,老板特许他晚餐也可以点特价午餐.


    晚餐时,迪克常看见个梳着两个朝天辫的四,五岁的女孩坐在角落的小桌上画画.


    一次迪克坐在小女孩隔壁的桌子等饭菜,探身看到女孩在画一只猴子手里抓了一把花,迪克说:“你画得很好呐。” 女孩抬头望着他说:“你会画什么?”迪克拿过女孩的画笔,随手在猴子身边画了只大象,鼻子上吊了一个装着苹果,香蕉和梨的大花篮.女孩高兴地说:“哇,太好了,妈妈你看呀。”女孩对着一个长发披肩,端着饭菜走来的女子说.迪克见过她,知道她是这个店的服务生.


    女子对着迪克微笑的说,“对不起,但愿没有给你添麻烦.” 迪克说:“没有的事,她好乖,有画画的天才.” 从此女孩边上的小餐桌成为迪克的专座, 因此知道女孩叫米琪,妈妈叫露露.有一天迪克问米琪的爸爸在哪里?


    “他住在中国的天上.”米琪轻声回答。


    这天迪克下了班照常到饭馆来吃晚饭,看到米琪没有像往常那样画画,而是趴在桌上,他说:“小猴子,在睡觉吗?”米琪没反应.这时露露拿着杯水满脸焦虑地走来, 说: “米琪早上说不舒服,现在好像在发烧,再有一小时我下班就带她去看病.” 迪克默默地吃完晚饭却没离开.等露露抱起米琪准备去医院时,突然说: “我和你一起去吧?” 露露楞了一下,随即感激地点点头.


    米琪病好后的一个星期日,露露邀请迪克去她家晚餐以便答谢他那天陪伴在医院.


    晚六点整,迪克手持一簇鲜花走进露露的家,餐桌上摆着一个凉菜,一份烤鱼,一份翠绿的青菜,还有一锅浓浓的热汤。


    露露征询了迪克的意见后,端来两杯红酒,米琪带着她的画本上桌,三个人开始了安静的晚餐。


    迪克和露露吃吃聊聊,米琪吃饱了就开始画画,时不时向迪克讨教一下. 这顿饭吃了近四个小时, 十点迪克起身告别,在露露家门口, 他鼓足勇气亲吻了露露.


    那夜,迪克失眠了,他不断地回味着和露露的相识到这顿晚餐,小米琪的可爱,露露的善良和辛苦的生活, 令他感动得泪流不止, 突然的他好想做个可以保护这母女的男人.


    三个月后迪克和露露结婚了.


    婚后不久迪克自己创立了光学设计公司, 露露辞去餐馆的工作,成为迪克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打点所有除了产品设计之外的公司业务:会计出纳和记账,客户联络,产品广告,销售合同,办公室卫生,当然还有迪克和小米琪的日常生活.


    露露单身时,工作之余除了陪女儿,还有许多的朋友互访,逛店买衣,吃饭聊天. 婚后,她忙完迪克的公司,迪克和女儿就已经没有多余时间了,别说招呼朋友了,连打理自己都顾不上.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短短的五年里公司业务蒸蒸日上. 公司增加了十个员工,家也搬到百万的大独立房. 女儿进入私立中学.


    几个月后一天早晨,露露起来睁开眼感觉头晕眼花,赶紧紧闭双眼,却如同站在悬崖上直直地向万丈深渊栽了下去,碰的一声她栽倒在地.


    “妈,你怎么了?”女儿奔过来摇着露露的肩膀.


    “别晃我, 乖, 快去叫迪克.” 露露紧皱着眉头苦着脸说. 把迪克从工作室叫来。


    露露开始呕吐不止,女儿和迪克把她送到医院急诊部,医生判断露露是急性旋昏症,挂上吊瓶注射进镇静安眠和止吐的药剂后,露露静静地睡去.


    四个小时后露露醒来过来,看到握着她的手的女儿坐在边上的椅子,瞪着大眼睛看着她,她虚弱地问:”乖,你怎么没去上学呢?” 女儿凑近她轻轻地说:”迪克说他要回去赶个项目,没时间送我去学校.我也不想走, 妈, 你吓死我了.” 露露看到女儿的大眼睛里噙满泪水,抓紧她的手说:”乖,没事的,这不,我好好的,妈会永远陪着你的.”


    医生来复查几次,通知露露可以出院了,迪克三个小时后才来接她们娘俩,当着迪克的面,医生叮嘱露露要卧床休息两周. 迪克的眉头拧到一起,没吭声.


    回家的路上露露虚弱地问迪克:”你怎么没有送米琪去上学呢?”


    迪克说:”我在赶给客户的产品,她也说要在医院陪你.”


    “可是你迟迟不来接我们, 米琪从早到现在六, 七个小时没吃任何东西, 她还是个孩子呢.” 露露恼怒地说。


    迪克面露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们马上买些吃的回家.”


    第二天早晨窗外大亮时露露醒来,看表才七点半,比平时晚起了两个小时,想麻利地起床,却不想身子失控倒回床上,才记起昨天旋昏症的事, 扶着床边慢慢地起来,缓缓地走进厨房, 正在吃早餐的米琪先看到她,站起身过来扶住露露说:”妈,你起来干什么?医生让你卧床休息两个星期呀.”


    迪克放下手上的报纸说:”感觉好点吗?我可以把一些合同拿到你床边, 你不用下床呀.”


    “什么意思?在床上工作?妈要安心休息.” 米琪对着迪克喊了起来.


    “没事的, 乖, 我会多休息的, 闲得无聊时可以看看文件的.” 露露安慰着女儿,也满足着迪克,心里却是一紧,意识到迪克对自己的业务的重视高于一切.


    以后的露露经常被旋昏症折磨着,有时发作会持续一,两周; 一个月几次.


    迪克变得不耐烦了,抱怨业务受到牵连,家里的气氛不再融洽,饭桌上常常是迪克唠叨工作进度因为露露的生病造成推迟交工,米琪多次说:”为什么你不去顾多个员工做我妈的部分?”


    露露赶紧打着圆场,她明白迪克不信任别人只是原因之一,少花钱是其二,重要的是他喜欢控制露露的一切.


    露露曾经心甘情愿地把全身心和思想都交给迪克,毕竟迪克把她和女儿从最艰苦的生活里解救出来,但是随着女儿的长大,她意识到这种放弃一切的生活似乎不健康, 特别是当发现迪克把他自己放在高于一切之上,她感觉失望并且意识到和迪克一起的生活单调得令她窒息, 但是女儿还有一年才上大学,她不希望有太大的变故,所以努力调整自己.


    生活在繁忙中飞一般过去了,米琪不辜负露露的期望,拿到了常青藤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过两个月就要离开妈妈开始独立的学生生涯.


    近来露露常觉得腹部胀痛,有时会痛得浑身大汗,但是过去了又没事了,断断续续有一个多月,正赶上每年例行妇科检查,和妇科大夫诉说了情况,大夫除了做了完整的妇科检查,还开了一份验血单.


    一周后妇科医生打电话给露露说她的妇科检查都正常,但指出说她有一项血指数不好,建议去泌尿消化科进一步检查. 露露听了心里有点不祥之感,但没有声张。


    经过两次实验室检查,医生要求露露和先生一起到诊所面谈.


    医生对露露和迪克开门见山地说:”检查的报告出来了,胰腺癌的可能性最大,我们讨论一下怎么治疗.” 露露大脑一片空白,无言可对.迪克问:”是第几期?手术成功率如何?”


    医生咬住嘴唇想了想说:第三期和第四期之间,由于癌瘤长得位置不好,不建议动手术,放疗和化疗为主,而且最初的剂量会很重,可能挺痛苦的.


    “过一个月再开始治疗吧, 我女儿三周后要去上大学, 我不想影响她.” 露露冷静地说.”


    “但是多拖一天就会减少治疗的机会.” 医生说.


    “没事,我已经决定了.” 露露坚定地说着起身示意迪克一起离开.


    离米琪离家还有一周,露露特地安排了一顿丰盛的晚饭。


    饭桌正中是一大簇红玫瑰,晚饭有烤鱼,沙拉,玉米和一瓶红酒,大家坐下来欢快地吃着喝着聊着,一顿温馨的家庭餐吃得开心如意,最后露露捧出一个点缀着玫瑰花瓣的蛋糕,中间写着”恭贺爱女米琪“,米琪的眼里涌出了眼泪,她知道这是妈妈为她准备的送别餐.

    露露拉起了米琪和迪克的手,眼神直直地望着米琪说:”乖,我有事要和你们说.在我的生命里你们两个人对我最重要, 我特别要感谢迪克帮助我的米琪成为如此向上的人. 我深信她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和生活.”


    顿了顿,露露放下迪克的手双手握住米琪的手说:“乖,最近去检查身体,发现我得了癌症,没啥了不起的,我会努力配合医生医治。“


    “我希望你明白人世间有许多自己无法预料和掌握的事,万一有什么不测,你要相信妈妈永远爱你,宇宙是无限的,我在任何地方都会关注你和帮助你.”


    “我不要,我不去学校了,我要陪着你.” 米琪泣不成声地哭倒在妈妈的怀里. 露露让她尽情地哭了五分钟,轻轻扶起她,双手捧着女儿的脸坚定地说:”乖,我选择向你坦言我的病情,是因为我信任你的成熟和坚强,你一定要完成学业,要有自己的事业,为自己未来的生活,家庭和孩子负责.”


    从那天到米琪离家,母女俩同床而眠,米琪经常从梦中哭醒,露露轻轻地拍着她的头.


    分别那天这对母女好比生死离别,都哭成了泪人.


    送走了米琪,露露对迪克说:”我感激你这么多年对我们母女的关爱和照顾,我在网上查了我这个病,挺糟糕的,万一我挺不过去,你可以好好照顾米琪吗?”


    迪克点头说:”你放心,我一定会的.”


    露露感激的眼里涌出泪水,咬了咬嘴唇定下心又说:“你的公司注册时并没有我的名字,所以即使我走了对你也没有麻烦,我们的房子是两个人的名字,你以后还是应该找个生活伴侣,我们可以明天请律师帮助改成你一人拥有.我们的现金至少有五十万美元, 请划三十万到米琪的账户里, 保证她大学毕业自立生活.”


    迪克突然嗤嗤地哭起来说:“不要这样呀露露,你死不了,我们不是要开始治疗了吗?”


    露露的眼泪也喷出,说:“世事难料,请继续呵护着米琪。”


    第二天迪克配合着露露办理她提出的事宜,只是在转钱一事上只转了二十万,说另十万稍后再转.


    一周后的一个夜晚,外面大雨瓢泼,床上露露大汗淋漓地忍受着腹部的疼痛,实在忍无可忍了,她想去看急诊,推了推熟睡的迪克,他翻了个身含糊着问:“怎么啦?肚子疼?吃点止疼药,明天早上去医院."


    露露叹了口气,艰难地下床穿衣,独自开车去急诊室…… 车祸……  撒手人寰…..


    六个月后,迪克从“约会”网站结识了远在中国南方小城小他二十四岁的马丽.


    迪克飞去中国和马丽见面,被她一头浓黑的长发和欢快的笑脸迷住.马丽离婚五年,有一个儿子.她告诉迪克儿子和他父亲住,不会随她去美国的. 迪克一年半内飞去中国六次,伟哥都吃了一把,最后决定把马丽娶了带回美国.


    马丽走进迪克的居室第一眼看到的是几瓶红玫瑰花,露露和米琪的合影照挂在卧房和工作室墙上.


    第二周迪克出差回家时感觉宅子内很空旷,马丽笑盈盈地迎上来给迪克一个热情的吻,说:“你看我把家里打扫了,把墙上的画都摘下,我摘前告诉露露大姐我特感谢她把你交给了我,我保证会好好照顾你的.”迪克无奈地点点头.


    过了半年,马丽找来个房地产商,告诉迪克这个宅子有些风水问题,还是换个地方住,看着马丽期待的眼神,迪克同意了.


    两个月后马丽和迪克搬进他们共同拥有的新宅子. 马丽在院子后种了除了玫瑰的各种花草.


    又是前妻露露的忌日了,早饭时迪克对马丽说他要出去几个小时,马丽说:“我知道你是给大姐扫墓,我和你一起去,亲自向她道谢.”


    不等迪克说什么,她跑去院子,一会儿拿来一簇杂色花,找个皮筋把花扎成一束,说:“看,扫墓的花都准备好了.” 迪克脑海里的思绪好像飘落的片片玫瑰花瓣,好想拾起那一片片对露露的追忆,只是面对马丽的强悍,他虚弱得无奈.


    一周后他买上一大包红玫瑰来到露露的墓地,痛苦地哭泣, 他希望回到那个有露露的生活中,露露就像是一种养分使他的生活如同盛开的红玫瑰.


    他从来没有想到如果他能把自己当养分给予露露,红玫瑰是不是还在盛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98300.NET

    GMT+8, 2019-9-16 20:46 , Processed in 0.117243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

    © 2015-2016 98300.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